首頁 > 心理衛生專區 > 親密關係

 
 
  人際關係
 
  壓力調適
 
  憂鬱防治
 
  情緒管理
 
  親密關係
 
  婚姻家庭
 
  自傷防治
 
  心理復建
新竹市心理衛生資源地圖
親密關係
 
 
單身.不寂寞~經驗分手後的療心生活
2019/12/5 下午 02:36:41
 
 

單身.不寂寞~經驗分手後的療心生活

林怡君 諮商心理師/杜華心苑心理諮商所所長

 

想要瀟灑地揮一揮衣袖    卻拂不去長夜怔忡的影子
遂於風中畫滿了你的名字  思念總在分手後開始

-葉佳修 思念總在分手後

 

愛情,對多數人而言,是一場始於青春的戀()習曲,關於愛的經驗,有些人一見鍾情,高歌著因為愛所以愛;也有些人再見生情,細語輕唱著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朋友,還想有那麼一點點自私的佔有。而經歷了情深深雨濛濛的愛火之後,生命難免曲終人散的寂寞,無論是單方的決定、雙方的共識、或因天人永隔的離別。在一個人經歷別離與苦痛當下,往往在心中開始思考著是否可以好好的,陪著自己,走過分手的心傷與失落,是否可以從傷痛中復原,重建心情,開啟新的生活…?

 

剛分手不到一個月的念念說「我對他的愛,上了癮,而分手,最難受的就是生活中與他有關的種種戒斷症狀」。在分手初期,多數分手者感到最大的困境是面對形單影隻的自我,彷彿天涯之間苦無療癒寂寞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也正是讓我們探索對於感情看重的價值與意義的一個機會。

 

【從失去看見愛情裡的重....

「他走了,我的心像被掏空一樣,生活沒有重心,感覺失去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卻再也找不回來」。小芬說

「對妳而言,那個生命中重要的一個部分,是甚麼呢?」心理師說

「我想,就是感覺到有一個人願意跟妳分享生活、支持妳、跟妳一起為了共同目標努力的另一半吧!」小芬說

「妳的意思是過去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會跟妳一起分享生活、支持妳、跟妳一起為了共同目標而努力嗎?」心理師說

「其實,好像也不是這樣,我們會分手也是因為常為了各自想要的不同而吵架,不知道究竟應該要誰去配合誰才是對的?當他一臉勉強配合我時,我會覺得不甘願就乾脆不要,常常兩個人因為沒有共識僵在那裡氣氛很差,這也是我們分手的主因。」小芬說

「所以對於這次分手,似乎妳心裡也清楚他並不是原來妳所期待的,可以滿足妳生.........,就像妳所說的,那個可以跟妳分享生活支持你、跟妳一起為了目標共同努力的另一半。」心理師說

「嗯,其實,我原以為我的心是在他走後被掏空,現在才發現,原來,在跟他的感情中,我的心一直沒有被填滿過。」小芬說

透過這段對話,小芬看見了分手的意義,兩個不適合的人,不該再為了彼此無法達成對方的期待而勉強配合,而是在認清差異後適時放手,讓自己與對方都可以找到真正適合的人。

在這段對話中,心理師扮演傾聽者,像一面鏡子,透過對話幫助小芬映照出內在真實的感情價值信念,從原先陷入於失落傷感的無力中,看見內心深處真正的期待與追尋,而能接受分手的苦,以及這分苦楚背後的價值。

 

【在愛裡怎樣才夠好?

「我每天就是想辦法讓自己忙,不斷地加班,下班回家打電動,打到累了就睡,這樣就可以不去想她」這是阿明分手後的生活寫照,也是許多職場男女因應分手過渡期的一種常見方法。

「讓自己這麼忙,是不想要去想跟她有關的什麼?」心理師說

「不想去想為什麼她會選擇離開,不想再去想為什麼會分手,因為想了會睡不著」阿明說

「當你這段時間不斷加班、打電動讓自己累,晚上睡眠狀況如何?」心理師問

「其實雖然身體很累,但仍然常常睡不著,心裡還是會想很多,又忍不住去看她的IG,想知道她過得如何?但看了又讓自己心痛,每天都很掙扎」阿明說

「睡不著的時候,心裡頭常常想的是甚麼呢?」心理師問

「就是會想說到底哪裡做錯了?是我哪裡不夠好嗎?為什麼她會不要我?是不是有小王?還是我當初應該要多溫柔一點反正就是想很多,也想不出甚麼結果,畢竟人已經離開了,好像想再多也沒用,無法挽回她了」阿明說

「聽起來好像有些懊悔、不甘心,在你還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她就這樣離開了,你很想有機會重來一次?」心理師說

「我很努力了,努力工作賺錢給她最好的、該出遊的假期規劃、該慶祝的紀念日一樣也沒少,但好像還是不夠?」阿明說

「你好像覺得表現得好就應該可以讓對方滿意、維持這段關係,而這個表現得好的標準又是怎麼來的呢?」心理師問

「其實我沒想過耶好像看網路跟電影學來的吧,現在想想,其實我好像一直是以自己覺得好的想法套在這段關係上,也許我覺得的好並不是她需要的,現在想起來其實她曾提過好幾次,想要兩人一起討論的感覺,她說我總是自己決定,讓她覺得我不夠尊重她,有種被束縛又無法抱怨的感覺,因為其他人也覺得她好像很幸福,但她卻覺得跟我在一起沒有自己、很孤單當時我聽不懂,現在似乎可以了解一些了」。阿明說

在與心理師的對話中,阿明給自己機會真正面對原來不想去想、也想不出結果的困境,跳脫了原來的思考框架,去回顧這段感情,透過以前女友的角度,找到了分手的原因,而這樣的覺察讓阿明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分手解答,從而調整了自己在經營感情時關注的方向從自己的單一角度擴展為多元的角度。阿明也在後續的諮商中發現,原來過去把自己累壞的方式是一種自我懲罰,罰自己在感情中做得不夠好,而那藏在阿明心中夠好的標準,源自於童年時期母親對父親的抱怨,而阿明想要照顧的,是心疼母親在愛情中失落的情懷

 

在諮商室裡,我經常遇見像念念、小芬與阿明這樣在愛情裡面受傷的人們,訴說著投以一片赤誠卻換來碎落滿地真心的失戀故事,原以為遇見真愛地無悔付出,卻也因分離而悔恨著何必當初。而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晤談中,亦見證著一位又一位曾因分手而傷痛的人,在經歷愛情的殞落之後,真誠面對自己在情傷中的體驗,領悟出關於愛的智慧與情商(LQ),找到專屬於自己的幸福密碼,再次遇見生命中的Mr./Mis. Right,走入真愛的旅程。

有關於分手的故事各自不同,但我也發現,當人們願意從分手的導火線,探索在感情中的遺憾,以及在這段情感中的學習與體會時,往往有助於分手者更有韌力經歷情傷之苦,在分手故事的回顧與訴說中找到專屬自己愛情的答案與解方。

走出失戀,並非為了斷開對前任的記憶與情感,而是為了與自己重新找回連結,再一次地,.....!

 

※為保護諮商者隱私,念念、小芬與阿明均非本名,晤談內容是揉合作者自身諮商經驗中來談者分手故事為藍本之創作與編寫,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本篇內容純屬心理衛生宣導性質且為作者見解,並不代表本中心之言論及立場。

本內容僅供民眾閱覽,未經著作人同意,請勿引用或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