礙在心裡口男開-了解男性的情緒表達

 林士傑 諮商心理師


「根據WHO統計,全球女性罹患憂鬱症的比例是男性的2倍,台灣衛福部的資料則是1.8倍。」在這個統計結果中,你看見了什麼?是男性比較沒有負面情緒,還是另有可能呢? 另一方面,諸多國內外的研究顯示,男性在酒精等物質使用的比例顯著高於女性。這又是怎麼回事?

 

不管什麼性別,同樣都有情緒的需求,但由於社會某種程度賦予不同性別某些「應該有的樣子」,所以在情緒的表達方式上也會有所不同。

 

讓我們回到男孩子小時候:我們常會聽到「男生不要哭」─悲傷的情緒被否定;「出社會再交女朋友」─感情的需求被否定;就算考試考了好成績,可能也會被說:不要太驕傲─連正向的情緒都有可能被否定。接觸情緒、表達脆弱除了無法得到關懷與肯定外,還有可能被他人批評,甚至被貶低價值。

 

因為這些成長經驗與社會期待,男性形成了諸如不能展現脆弱、必須優秀、外在成就等於自我價值等內在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同時限制的男性的情緒表達,使他們透過更符合社會期待的方式來處理內在的各種情緒。

 

舉例來說,理智化就是常見男性的情緒因應模式。把自己在情緒、人際互動甚至親密關係中遇到困難與內在狀態都視為「問題」,並用理智、問題解決的方式來處理,強調關係與互動的功能性。如此一來除了可以遠離自己在困難中的情緒,同時這樣「沒有情緒」與「解決困難」的外在呈現,又符合了社會對於男性形象的期待,反而可以獲得肯定。而這些真實的情緒就彷彿像被「跳過」一般。

 

另一方面,就算有情緒的表達,男性的情緒也常被「轉化」成另一種比較被允許的情緒。舉例來說,當男性感到被拒絕、羞辱,甚至是受傷時,真實的情緒應該是傷心難過,但這些情緒通常都會被轉化為「生氣」來表達。例如分手或被拒絕時,反而暴跳如雷指責對方的不是,使關係變得更為疏遠。比起難過傷心,生氣讓男性較為熟悉也更為舒適,而某種程度這種生氣、為自己捍衛權利的樣子也更符合社會對男性陽剛形象的期待。

 

回到前面所說,喝酒、唱歌、物質使用甚至是運動、遊戲都有可能是男性情緒自我照顧的方式─男性透過這些做起來「快樂」的事來使自己的內在感受好一些。

 

也就是說,男性的情緒自我照顧方式時常是透過「做點什麼」,來處理自己的內在情緒。但這樣的方式,不見得時常管用,甚至在無形中讓負面情緒累積。如果將內心比喻成一個房間,負面情緒就像是房間裡漏水或是破洞的警示。當我們有意無意跳過這些警示,希望透過買些漂亮的裝飾物來「抵銷」房間裡的漏水、破洞,顯然不會產生效果。情緒也是如此,做一些快樂的事確實可以帶給我們正面情緒,但它不全然可以抵消心理的其他不適。除了「做點什麼」外,或許你可以試著靠近你的內在感受,暫時脫去社會期待的外殼,真正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才有可能對症下藥,真正的照顧自己的情緒。

 
 



本篇內容純屬心理衛生宣導性質且為作者見解,並不代表本中心之言論及立場。
本內容僅供民眾閱覽,未經著作人同意,請勿引用或轉載。